悦康药业:首发过会后 哪些方面值得关注?

悦康药业:首发过会后 哪些方面值得关注?

“创行业名牌,建药业航母”是悦康药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悦康药业”)的目标,上个月首发过会以后,悦康药业离自己的目标或许又近了一步。

公司官网信息显示,悦康药业成立于2001年,总部位于北京,是一家集新药研发、药品生产和流通销售于一体的医药集团企业。

目前,悦康药业的控股股东为阜阳京悦永顺信息咨询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于伟仕、马桂英、于飞及于鹏飞间接控制公司54.87%股份,本次发行后其持股比例将下降为45.73%,仍为公司实际控制人。

9月28日,据上交所科创板上市委公告,悦康药业首发获通过。悦康药业本次拟公开发行不超过9000万股,占发行后股本比例不低于10%。

不可忽视的偿债压力

招股书显示,2017年度-2019年度,悦康药业营业收入分别为 27.00 亿元、39.83 亿元和 42.88 亿元;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 净利润分别为 11,963.13 万元、26,065.22 万元和 26,881.18 万元。

报告期内,该公司主营业务收入主要集中在心脑血管药物、消化系统药物、糖尿 病用药以及抗感染药物等。其中,化学药品仿制药的销售,占主营业务收入比例分别为95.29%、95.50%和 94.85%。

银杏叶提取物注射液作为悦康药业收入的主要来源,市场占有率为49.20%,2017年-2019年该产品销售收入占公司主营业务收入分别为16.20%、26.66%、27.14%。

不过,在持续增长的业绩背后,其负债水平也值得注意。

报告期内,悦康药业的资产负债率明显高于可比公司,该公司解释称主要由于2017年-2019年购建固定资产、无形资产和其他长期资产支付现金 4.27 亿元,以满足市场的扩张需求,加大资本性投入增加产能。

而随着产能投入的增加,悦康药业投资活动产生的现金净流量也呈现出逐年下滑的态势,分别为4.72亿元、-0.24亿元和-1.80亿元。

同时,从悦康药业的流动比率可以看出,近三年该数值均低于“1”,说明其短期偿债压力或许较大。

与此同时,悦康药业在招股书中提到,目前公司处于快速发展的阶段,多个产品处于在研阶段,需要大量的资金支持。相比较同行业上市公司,公司的融资渠道较为单一,资金实力相对较弱,在一定程度上制约了公司的进一步发展。

研发费用率较低

“研发和技术创新能力是医药企业赖以生存和发展的基础,是企业持续打造的核心竞争力”,研发能力在医药行业也代着竞争力。

根据招股书,截至2019年12月31日,悦康药业拥有研发人员368名,占员工总数的12.68%;核心技术人员5名。截至报告期末,悦康药业通过技术创新已获得授权专利121项,其中发明专利78项,形成主营业务收入的相关发明专利54项。

2017年-2019年,悦康药业研发投入分别为8898.80万元、1.14亿元、1.48亿,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3.3%、2.85%和3.46%,累计金额3.51亿元。

与行业内可比上市公司对比来看,2019年可比公司平均研发费用率为5.93%,悦康药业研发费用率明显低于该数值。

在扣除代理金额后,公司的研发费用率为 4.55%、3.71%和 4.66%,仍低于可比公司平均水平。

与此相反的是,报告期内,悦康药业的销售费用率却逐年升高,其中,市场推广费占比最高,2019年达到97.31%。

悦康药业较低的研发费用率或许与其主营产品为仿制药有关,通过一致性评价的产品只有一项——盐酸二甲双胍缓释片已通过仿制药一致性评价并参与第三批国家药品集中采购。

该产品在报告期内的销售收入分别为1.09亿元、2.60亿元和1.45亿元,占主营业务收入比例分别为4.32%、6.67%和3.49%。

而“拳头产品”银杏叶提取物注射液及奥美拉唑肠溶胶囊、注射用头孢曲松钠、注射用兰索拉唑、注射用头孢呋辛钠(明可欣)、注射用头孢呋辛钠、天麻素注射液还暂未通过一致性评价。

公司董秘引质疑

另一方面,值得关注的是该公司的董秘王成杰先生,其身兼数职却未披露引起来质疑。

据相关媒体报道,招股说明书中,悦康药业董事会秘书王成杰先生曾就职安永华明会计师事务所、香港必康、北京媒立方成传媒等公司。

但据公开资料显示,王成杰曾担任必康制药财务总监,曾为必康制药深圳分公司法定代表人,而必康制药深圳分公司直到2019年6月17日才注销。

同时,王成杰也曾是深圳香江国际融资租赁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深圳香江国际融资租赁有限公司在2019年12月24日注销。

而据招股书披露,此时王成杰担任悦康药业董事会秘书已经有半年时间

版权声明:小猴紫 发表于 2020-10-23 17:09:25。
转载请注明:悦康药业:首发过会后 哪些方面值得关注? | 职涯导航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