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罗永浩的坚果发布会,是否有落寞的感觉?

没有罗永浩的坚果发布会,是否有落寞的感觉?

编者按:本文来源创业邦专栏深潜atom。

在以往的历史上,每年的科技春晚一般有两场。一场是苹果的发布会,一场是罗永浩的单口相声。但今年,老罗缺席了。因为他已经不做手机了。作为坚果手机的缔造者,在今年的坚果发布会上缺席的老罗,在发布会结束时被特别致谢。让整个落寞的气氛,突然有了很多的伤感。

没有罗永浩的坚果发布会,是否有落寞的感觉?

△没有老罗的发布会

今年的坚果新品发布会上,字节跳动推出了坚果的旗舰产品坚果R2,坚果手机结合Smartisan的TNT go扩展本。一台手机、一款TNT,和两年前何其相似,然而失去了“灵魂”的坚果,无论如何挣扎,似乎再也没有找回曾经的光辉和市场注意力。

在坚果发布会一周前,老罗出现在了转转旧机发布会上,老罗以广告代言的形式“重回”手机圈,推荐了一些列锤子和坚果之外的二手手机,似乎老罗已经放下了对手机的执著,重新站在了用户身边。

01

罗永浩的手机梦魇

从中国最如日中天的英语培训老师,转身做手机。一开始,所有人都觉得这是一个愚人节的笑话。当老罗越来越一本正经的开始讲述这件事情时,大家才把玩笑当成了严肃的话题。其实之前,老罗和雷军、黄章都有过接触,应该是在这种接触中,老罗逐渐确立了自己做手机的想法和自信。但相对于这两家一开始采取的自下而上的市场扩张策略,老罗和锤子采取了高举高打的首发,试图来一场自上而下的市场占有。

没有罗永浩的坚果发布会,是否有落寞的感觉?

△老罗和锤子

但自上而下的扩张战略最大的问题在于,头部的手机品牌本身产品就非常好。要想转化这部分用户本身就很难。而这部分用户对于产品的品质要求,也比腰部以下用户要挑剔,对产品更有自己的判断力。所以,锤子手机和它的目标用户之间,就陷入了长期的战略相持的阶段——发布会我可以去听,毕竟到了现场发一个朋友圈带来的社交虚荣的满足就能值回票价,但是要掏钱买手机,就再等等再等等。

今天我们来复盘老罗的手机之路,老罗具备做手机的能力吗,这个问题已经没有太多追问的必要了,因为他已经用产品证明了。但老罗具备做高端手机的能力吗,这个问题其实还是要打问号的。这也许是人共有的困境,置身事外提意见时,可以说出一堆问题,因为不需要估计专业性,也不需要考虑产品实现的各种细节。等一头扎进去,才发现要面对的问题可能已经远远超出了自己的预期和理解。

罗老做手机,有太多把高射炮瞄太高,打不下来自己目标的嫌疑和问题。而被老罗指摘成翔的iPhone至今还是手机界无法超越的高峰。用户要的是综合的性能,以及手机所能赋予的社会评价和文化属性,单纯的谴责某一点,虽然可以带来流量,但对于产品能力的提升都毫无意义。

老罗可能是全世界最痴狂的手机产品经理了,因为很少有人在手机的细节上像他一样发那么多的看法,甚至连手机图标这样的细节,他觉得不统一、不好看,都要重新绘制一遍。把一个本来分包、重包的活,揽过来当作自己的主线来干。这种对于细节的执着,既让人尊敬,又让人惋惜,因为它浪费了太多时间

而在手机更重要的供应链和专业问题上,他和合作伙伴也没有传出太多美好的故事来。专业性不仅仅体现在对专业人才的尊重上,还体现在,技术领域的专业性,代表着一种决然严谨的科学态度。而不是产品经理用审美和自己的喜好来左右产品的走向。比如,被各种人群嘲的iPhone的齐头帘,恰恰是其核心技术实力的体现。

02

从理想主义者到抖音带货一哥,罗永浩变了吗?

在这个社会,保持自己的情怀,坚定不移的实现自己的理想,是很困难的事情,要付出很多代价。要是有一天,终于要跟现实妥协了怎么办?

罗永浩讲过的1980年12月8日晚上10点49分,约翰·列侬在纽约自己的寓所前被一名据称患有精神病的美国狂热男性歌迷马克·查普曼枪杀,年仅40岁。这个故事,在老罗的巡回演讲中,被老罗解构成歌迷觉得列侬“变了”。在文艺青年那里,你变了,是一个很重大的命题。那么,老罗自己变了吗?在深潜atom的理解中,老罗只为了始终不变,他始终是一种罕见的向上的势力。

去年4月,老罗的手机创业史宣告终结,今年4月,老罗的直播卖货首秀在抖音完成,很多人都认为这样一个骄傲的理想主义者不应该向现实低头。

没有罗永浩的坚果发布会,是否有落寞的感觉?

△罗永浩

难道情怀产业就是完全的脱离现实,理想主义就是只做自己的情怀而抛弃所有吗?为什么做直播的老罗就变成向现实低头了呢?一个真正有情怀、值得尊敬的理想主义创业者应该保有正确的三观,能够在现实的社会背景下依旧清楚地知道自己想要什么。理想主义不应该是一直在自己的象牙塔里面做着自己想做的事情,而是通过自己的力量建造属于自己的象牙塔。

在4月那场“东半球最火”的直播预热抖音片段里,工作人员问罗永浩是什么让你努力工作的原因,罗永浩回答“是穷啊”,他还在直播后点赞了一条名为“直播是很多人的梦想,但只是老罗通往梦想的盘缠”的文章,光明正大的承认了自己开始“直播带货“其实就是为了“还债”。

没有罗永浩的坚果发布会,是否有落寞的感觉?

△直播还债

罗永浩对抖音。虽然我们分析了老罗高举高打、自上而下的市场策略的失败,但我们珍视这种冲动和努力所代表的心气。如今最大的意义化身抖音带货一哥,在于,他以一己之力拉高了抖音卖货的平均价格。

老罗深谙大众传播,明白真诚是互联网颠扑不灭的硬通货的人。在做手机的那几年年,老罗一度人气跌倒连罗振宇都不如,但现在当他重新回到自己擅长的媒体和传播领域,就迅速回血。

03

老罗对坚果TNT的设想实现了吗

2018年5月,还在锤子的老罗,推出了坚果TNT工作站,基于Smartisan OS大屏版的桌面计算中心,运用“全局手势+语音组合输入”的交互方式。在老罗看来,TNT工作站将会重新定义个人电脑、重新定义Office办公套件、重新定义搜索信息的方式、重新定义即时通讯工具。

然而TNT看似投影的功能和9999元的定价在网上恶评如潮,老罗对此回应,任何一个计算时代的到来,懂的永远都是少数人。

8月20日的夏季新品发布会上,嘴上依然强硬的老罗选择了向现实低头,取消了TNT的使用限制,并不需要购买9999元的TNT套装,屏幕可以自行购买,大大降低了使用TNT的成本。同时,TNT成为附属在坚果R1和Pro 2S上的一个扩展功能,让坚果和TNT完成了有机结合。

2018年最后一次发布会上,面对越来越少的观众,虽然老罗依然咬死不承认自己的过气,锤子似乎已经过气了。当时老罗表示员工都写了血书,争取12月31号做出来TNT,然而还没有等到TNT上市,坚果、TNT和老罗被打包一起卖给了节跳动。

在今年坚果的发布会上,升级版的TNT和TNT go扩展本似乎成为了唯一的亮点。新版本将远程办公、手机和TNT两者协同两者进行了升级,与坚果手机连接,可以让用户获得更便捷的移动端办公体验。但是目前TNT的工作模式有点类似同步投影,其生态和独立性依然有待改善,不过已经让手机有了升级成电脑的可能。

没有罗永浩的坚果发布会,是否有落寞的感觉?

△TNT

这款新产品,已经相比较老罗时代有了进步,但是离老罗当初对TNT的定位,可能仍然有一些距离。

也许所有的出发,都不要立Flag。无论是Write History ,还是Write Culture,书写其实都是后置的动作。在成功之后,一切的叙事才能有坚实的理论依据。而耽溺于文学化的表达,最大的伤害在于,太多的时间会被前置的演绎和表达浪费。而前置的演绎和表达所形成的逻辑圈套,又会反过来制约做事的节奏和思路。所以,理想主义,如果不能对文学表达祛魅,就是一个制造巨大浪费的沉疴。

没有罗永浩的坚果发布会,是否有落寞的感觉?

△匠心

锤子被迫卖掉的那一刻,对老罗而言,是一种痛苦,还是一种宿命的解脱,不得而知。但至少,摆脱了这个湿冷的棉袄后,如今他可以肆意表达了,少了很多的负担和束缚。他又做回了那么曾经的自己。只是看一切,都多了一些柔软和弹性,更加善于自嘲。

历史学者刘三解品评三国人物时说:“一个人到底是天下英雄,还是匹夫之雄,其实看得就是上限和下限,能够接受并能做好的行为‘阈值’越大,成功的几率自然也就越高”。他以刘备为例,说道:”刘备上可以和儒宗论道,下可以和贫民共寝共食,文可以聚兵万人,武可以冲锋陷阵,这样的人,具备成事儿的能力,缺少的只是成事儿的时机、条件罢了。难得的是,哪怕是逆境之中,刘备仍旧在磨练自己,培养名声,借助弟子、门生的社交圈,不断扩大自己的影响力,这一点,吕布别说学,就连想都想不到,根本没资格和他相提并论。”这段精彩的论述,安放在老罗身上,也依旧十分熨帖。

正如老罗自述,他不会任由自己的命运下坠,一定会在必要的时候做必要的干预。虽然,没有了老罗的坚果发布会,会有落寞的感觉。但降落,是为了新的起飞。只是下一次,我们希望老罗可以一飞冲天。

版权声明:刘紫薇 发表于 2020-10-22 17:28:43。
转载请注明:没有罗永浩的坚果发布会,是否有落寞的感觉? | 职涯导航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