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大学老师占领视频平台

10月20号,薛恒潇来到海南三亚,参加今年的西瓜PLAY好奇心大会。他毕业于哈尔滨工业大学,目前是长安大学讲师,供职的交运工程学科为国家一流学科。而在西瓜PLAY上,他的身份和其他人一样,都是视频创作人。

在大会上,薛恒潇听了西瓜视频总裁任利锋所做的主题演讲。任利锋曾担任抖音产品负责人,今年年初开始负责西瓜视频。他在演讲中特别提到,该平台将发力中视频赛道,并在未来一年内拿出至少20亿元,补贴优秀视频创作人。

“不管是从商业价值,还是社会价值角度,中视频创作人的黄金时代正在到来。”任利锋说。

让薛恒潇惊讶的是,任利锋在举例时专门提到了“三一博士”,这正是薛恒潇在西瓜视频上的账号名。回想起一年前,他在西瓜视频上的粉丝还只有6万,仅仅半年的时间,就增加了130多万,播放量基本都在百万以上。

当大学老师占领视频平台

薛恒潇在西瓜视频开讲| 图片来自视频截取

不只是薛恒潇,越来越多的知识创作人在视频平台上不断涌现,包括科技袁人、量子实验室、Mr 苟胜、kai博士、奥卡姆剃刀、铁牛博士等等,他们普遍拥有着博士以上的学历,而其中的很多人都有个共同的身份——大学老师。

这是一个身份极为特殊的群体,他们拥有着超出常人的学历背景,研究的是普通人不曾听闻的高深学问。与此同时,他们又不约而同地涌入像西瓜视频这样的大众平台,成为了拥有百万粉丝的知识类视频创作人。

这个现象的背后,其实是视频行业正在经历的变革。据不完全统计,过去半年里,几乎所有头部内容平台都在发力中视频。今年7月,微博启动视频号计划。10月,百度推出视频App百度看看,知乎则在首页新增“视频”专区。

中视频时长在1到30分钟之间,相比于短视频,更适合知识类内容的呈现与传播。在这样的大背景下,很多大学老师涌入视频平台,用他们专业且严谨的思维方式,把讲台和期刊上的知识传播到大众视野里。

科普这件“小事”

并不是所有人都能理解这些大学老师的选择。知乎上就曾出现过一个热门提问,“如何看待曾经的「天才神童」袁岚峰,现在也只是做简单的科普工作?”

袁岚峰是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副研究员。他拥有非常令人羡艳的头衔和个人经历。14岁在中国科技大学读本科,23岁拿到博士学位,专业领域叫做理论与计算化学;2001年至2005年间,先后两次前往美国进行博士后研究,2006年进入中科大某国家实验室工作。

而在西瓜视频上,袁岚峰的身份是科普账号“科技袁人”的主理人。今年八月,他专门录制了一期视频,回应那个知乎问题。“题主如何看待我个人,其实是个小问题,这是个人的自由。不过让我哭笑不得的是‘简单的科普’这个说法,有不少人对科普的价值和方法论一无所知,这才是我们社会的大问题。当然,这也正是需要有专业人士来做科普的原因之一。”

袁岚峰的观点背后是一个无法忽视的事实。2018年9月,《中国公民科学素质建设报告》发布,报告显示,我国公民具备科学素质的比例虽然一直在上升,但在当时仍然仅有8.47%。两年之后,也就是现在,这个数字还是只有10%。

在这样的背景下,专业科学与民间科学存在强烈的碰撞,民间科学家(坊间有人在口语达时会简化成:民科)会以自视正确的论点与大学老师们辩驳,有温和相交,也有激烈相向。如何与“民科”博弈,是这些大学老师通常要面对的第一件事。

当大学老师占领视频平台

近20年我国具备科学素质的公民比例变化

2015年3月,国内很多主流媒体报道了所谓“中科大潘建伟项目组实现量子瞬间传输技术重大突破”,大量读者围观赞叹,但最常见的评论是:“每一个都认识,连起来就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了,不明觉厉。”

袁岚峰刚好拥有一些相关背景知识,知道这个技术在学术上叫做“多个自由度的量子隐形传态”,属于“量子信息”领域。在他看来,记者并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但出于职务行为必须向公众报道。

他和同事商讨写了一篇科普文章叫《科普量子瞬间传输技术,包你懂!》在微博上广泛传播。一名通信领域的科普作者“奥卡姆剃刀”看到文章后找到袁岚峰,二者相聊甚欢。后来袁岚峰才明白,他那篇文章“为一个群体解决了一个疑难问题。”

袁岚峰的微博粉丝当时不到8000人,很多微博大V进行转发后,粉丝暴涨,他也进入公众视野。此后,随着视频浪潮的兴起,袁岚峰将更多的精力用于视频科普制作上。去年9月,袁岚峰开始在西瓜视频更新作品,仅仅用了一年时间,便收获了190万粉丝。

每次录制视频前,袁岚峰习惯在黑板上写满各种逻辑公式,录制视频时拉动黑板直接介绍。他通常配备两名学生助理,开展平时的视频录制工作;视频录制完成后,传输给专门的视频剪辑工作室,让专业的剪辑师完成视频剪辑。

这也是目前大多数大学老师采用的视频制作模式——大学老师录制视频、审核视频,专业的工作室剪辑视频,双方联合运营账号。

当大学老师占领视频平台

袁岚峰在视频作品中开讲 | 图片来自视频截取

知识类视频的崛起

像袁岚峰这样把科普视为事业的大学科研人员本来并不多。在传统科普领域,科普工作多是上级指派任务,科普人员摘抄科普内容做推广宣传。2018年的数据显示,全国仅有22万专业科普人员,超过150万是兼职人员。

自移动互联网迅速崛起以来,我国科普出版物数据数年下滑,但视频平台的出现给科普内容提供了新的空间。优酷早期曾做过UGC短视频,也有爆款,但越到后面,这类内容越处于边缘状态,此后逐渐将重心放在了版权内容引进上。

抖音和快手相继开通了时长超过3分钟的视频权限,这种时长在西瓜视频和B站上是主流,相比于传统电视台20分钟至40分钟的科普节目而言,它在体量上更适合科普内容模块化和轻量化呈现。

大学老师们在这些新兴视频平台中发现了一片沃土。在这轮科普领域爆发的大学老师创作者中,最先是人文心理历史学领域的大学老师备受推崇,他们讲中国古诗词,讲爱情心理学,也讲社会达尔文主义;但以袁岚峰、梁毅辰、戴树玺为代表的大学科普老师均来自理工科,他们讲中国航空航天发展史,讲中国芯片发展史,讲中国北斗卫星。

这种转变一定程度上与国家整体的话语语境有关。近年来,技术发展成为大国焦点,宏观环境造就了信息科技类科普视频的崛起。

戴树玺是账号“量子实验室”主理人,也是河南大学物理学院的教授,博士毕业于中国科学院,在学校一方面带队做科研,另一方面给研究生、实验班的本科生上课。半导体光电器件和微纳加工技术是他主要的科研方向。

戴树玺在西瓜视频发布多个当下关于科技热点的视频,台积电为什么与华为、大陆市场渐行渐远?中国芯片之痛该如何突围?光刻机和原子弹哪个更难造?最高单个视频播放量达到563万。

戴树玺视频解说词严谨自如,信息密度大。他拥有一套完整的写作方法论,“比如现在这个科技的进展到哪个程度了,出现了哪些问题,要去解决哪些问题,做了哪些工作,取得了什么结果?”把这些问题回答后,“我对结果进行分析……这与写论文一个模式。”

这个写作模式正好契合了当下新媒体文章范式结构,有一个点上升到重大意义层面,给人醍醐灌顶之感。戴树玺从上本科时就训练这种写法了,他最难把控的不是怎么写,而是怎么把稿子写好。写图文科普时,他把写稿的时间放在晚上,“每天写个500字以上,半小时就可以,再配上图上传,一个小时能完成。”

现在就复杂多了。做视频之前要确定选题,初稿在3000字以上,每写一篇稿子要花两三天。这两三天不是总是在写,“写完初稿,隔一天就要拿出来修改,好稿子是改出来的。”

戴树玺 | 图片由本人提供

改稿过程中,增加讲故事的艺术性和把专业名词变通俗易懂是戴树玺着重关注的两点,“我上课时,研究生能听懂最基础的专业名词,但普通观众不会,他们需要非常口语化但又不是专业性的知识。”

这批从高校走出来的大学科普作者与上一辈完全不同,在信息和资本同时爆发的时期,他们接受的市场化程度更高,得到的受众反馈也更快,分享自己的专业知识和个人经验,不但有粉丝,还能有经济激励。

大学老师的职业新路径

虽然视频浪潮给知识类创作人提供了更多的机会,但这些大学老师在现实中仍然需要应对比一般创作者更繁重的教研压力,如何找到一条持续性的路径成为了许多人想要解决的问题。

学者莫扬、彭英和甘晓在科研论文《我国科研人员科普积极性的机理研究》中称,经过调研发现,职称评价标准是对中青年科研人员影响最大的导向,中青年科研人员最需要按照其要求去努力行动。

现实中推动科研人员做科普工作的内在原因和直接动力中排前三位的是:可以充分利用自己的专业知识、符合自己的兴趣爱好、为社会做贡献,排在后三位的是:有助于职称职务晋升、得到公众的认可和尊重、领导对参与科普活动的认可。

梁毅辰今年30岁,是一名西瓜视频创作人,账号是Mr苟胜。他的主要时间放在学术科研、写论文、上课上面;此前,他在西北工业大学读博士,周末有空就钻到科研室做试验、做数据分析,剩下的时间要么用来陪家人,要么投入到视频录制上。他现在的职称是讲师,在高校体制中,他接下来的晋升职称是副教授。

当大学老师占领视频平台

Mr苟胜视频作品封面| 图片来自视频截取

视频平台也在试图帮助知识类创作人解决这些后顾之忧。在10月20日的好奇心大会演讲中,西瓜视频总裁任利锋宣布,将在未来一年内拿出至少20亿元,补贴优秀视频创作人,其中知识类内容是其中的一个重要类型。此外,西瓜视频也将探索“保底+分成”的模式。

西瓜视频扶持创作者的模式更接近于商业本质。它与创作者签约,提供运营资源,把平台与创作者的合作放置到更为成熟的商业语境中,让大学科普作者职业化在社会资本的运作下诞生新样板。

不久前,袁岚峰在中国科学技术大学校园里遇到一位科技传播与科技政策系的老师,他邀请袁岚峰去系里给学生分享自己的科普经历。那位老师说,这些院系的学生都是转系生,很多人被视作学习成绩不行,学习动力也很低。

袁岚峰刚好在做“科学的魅力”主题讲座,他邀请这些学生去听他的讲座。

袁岚峰当天看到他们说:“今天来到现场的还有我们科技政策与科技传播系的老师和同学们,他们是我们国家将来科普事业的生力军,请大家为他们变成掌声。”

几天后那位老师对袁岚峰说,大家气势涨了不少。

但袁岚峰则看到另一个点:原来大学培养的人才做科普这么低落,如果科普能成为一个职业,肯定能提升大家的自豪感,也能吸引更多优秀的人才进来。

版权声明:大飞哥 发表于 2020-10-22 17:25:49。
转载请注明:当大学老师占领视频平台 | 职涯导航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