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靳东”事件背后:中老年群体也需要一套“防沉迷”

“小东,他们说你是骗子,我不相信,我会继续等你的。”面对镜头,黄女士坚信她与“靳东”感情的那个眼神,让人不由得一身冷汗。

前不久,年过花甲的黄女士因为在短视频平台结识了所谓的演员“靳东”并与其“恋爱”,甚至不惜从江西奔赴长春的新闻,引发了不少人的关注。实际上,黄女士口中那个与她恋爱的“靳东”,只是一个通过简单的音视频合成内容,以及藏在背后的营销号操作者。

有媒体调查分析指出,通过这种方式与某某知名演员“恋爱”的中老年人并不在少数。明星“恋人”方面,包括“靳东”,“黄晓明”、“胡歌”、“罗晋”都成了她们的“恋爱”对象,而那些声音和口型都对不上的虚假合成视频内容,更让她们无比坚信以至于为之倾倒。

实际上,在这些骗子利用合成影像蒙骗中老年群体之外,也有一些个人和机构打着擦边球——利用与明星面貌相似的“山寨名人”在消费着中老年人的感情和钱包。无论哪种做法,其实都是在利用这一群体的心理弱点,做着收割流量和智商税的勾当。

收割流量要靠噱头

据悉上述事件发酵之后,相关短视频平台已经封禁了大量这种通过音视频合成的“明星”账号。但是,一些打着擦边球的新账号也在卷土重来,这些视频内容还是原来的配方原来的味道,页面下中老年粉丝们的留言也同样真切诚挚。

假“靳东”事件背后:中老年群体也需要一套“防沉迷”

对此,某MCN机构负责人宋腾示:“这次假靳东事件中通过视频合成的方式并不专业,可能只是几个人的小团队自己申请大量账号,然后用流水线方式剪辑这视频分发到各个账号,有点类似文字内容平台上那些做灌水内容的形式,都是营销号的常见手段。”

他强调,之前文平台抢流量阶段是有补贴给创作者的,而现在短视频平台没有补贴,这些小团队的变现方式就少了很多。“可以看到大多是采用播放名人视频求打赏,或者采取一些灰色变现手段,尽管手段低端,但从收益的角度来看,相较于他们几乎零成本的运营方式还是很可观。

尽管这些简单的音视频合成看上去很假,但依然让部分辨别能力较弱的中老年人如痴如醉。如果说这种违法剪辑视频的手段是最低端的收割流量方式,那么那些真人出镜的“山寨明星”则更加让人难以抗拒。

就像现在的小鲜肉之于青少年粉丝一样,一些中青年明星也是收割流量的中间力量。而山寨一位明星不仅性价比高,而且因为直播和短视频平台的兴起,还给了山寨明星更大的舞台以及更多的变现可能。

在直播和短视频平台搜索明星,可以看到很多长相酷似明星本人的“山寨艺人”,其中有些模仿者的粉丝数量甚至要高于明星本人。当然,不仅是明星,包括马云、姚明这样的知名公众人物,同样有着山寨模仿者,而且粉丝众多。

假“靳东”事件背后:中老年群体也需要一套“防沉迷”

比如马云的模仿者“JV马总”,现在就有将近一千万粉丝;酷似赵丽颖的“爱吃的绵er.”,则拥有535万粉丝;模仿香港影星张耀扬的阿阳(乌鸦哥),也有61万的粉丝。他们的走红得益于他们那张酷似名人的面孔,可观的粉丝积累也让他们获得了更多变现的机会。

坊间传言“爱吃的绵er”因为长相酷似赵丽颖,在赵丽颖宣布怀孕息影期间,曾在3天之内涨粉超200万。这种效果和潜力,也是一众网红和MCN机构无比渴望的。

当然,山寨明星并不是什么新鲜事物,早在2006年民间就曾专门成立了一个“中国山寨明星艺术团”,至今依然可以搜索到他们的网站。凭借着酷似明星的面庞,这些山寨明星在商演、广告、代言方面收获颇丰,甚至会开个人演唱会、出专辑,山寨明星们要赶的“通告”一度不逊于那些真正的艺人。

假“靳东”事件背后:中老年群体也需要一套“防沉迷”

某种意义上,这种顶着明星艺人的名头走穴捞金是存在一定风险的,他们始终身处灰色地带。他们大多游走在三四五线城市乡镇的楼盘、商场开业现场,或者一些下沉市场的商演中,用低价高频方式获取收益。对于这类现象演艺人士大多深恶痛绝,汪峰就曾起诉过一位模仿者,但最终也不了了之。

此后随着互联网尤其是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到来,这类山寨明星收割流量、商业变现的模式进一步得到了增强,其中有些举动无伤大雅,一些明星对此也持包容态度(例如有商家用高晓松的表情包做成抱枕在淘宝出售,高对此一笑了之);但是有些举措就是恶意欺骗,甚至是明显违法违规了。

例如近期暴露出来的恶意高仿明星短视频事件,大多是发生在抖音、快手等短视频平台上,违规账号通过诱骗中老年人群体,通过销售三无商品、打赏甚至直接索要财物,获取非法收益。

相比之下,那些凭借相似面孔的山寨明星们的套路,则更多是在移动互联网应用平台上打着更为合规的擦边球。

变现手段层出不穷

山寨明星遇上直播和短视频时代,通过流量变现的玩法则更多样一些。

宋腾对懂懂笔记表示:“网红经济的基础的就是粉丝,想要让别人关注你总得有些特点。现在颜值、才艺、恶搞甚至炫富等都是常用的吸粉手段,而在这个看脸的时代,外在长相才是最重要的。可以说长得酷似某位明星也是天生优势,毕竟想找一个漂亮女孩、帅小伙很容易,但想找一个长得酷似某位当红明星的素人,确实是可遇不可求的。”

对于很多MCN机构来说,寻找挖掘“明星脸”的素人是核心任务,而在实际运营及打造影响力方面,这种山寨明星的成功率要比单纯靠长相甜美帅气的网红更容易一些。对此宋腾表示:“现在单纯的漂亮帅气已经不足以作为网红的卖点了,毕竟如今各个视频平台的滤镜已经能够足以将很多人的外貌完全改变,更何况这个时代‘改造人’不比‘改装车’少。

至于那些酷似明星的草根素人,如果培训的当通过模仿形式来吸引粉丝,效果要远高于其他网红,“以前我们这边有一家机构,打造了一位长得很像范伟老师的网红,让他带上墨镜模仿范德彪的造型很容易吸引那些路人粉,做的短视频点击多了以后就会被平台推荐成为爆款,当时几个视频就涨了大约十多万粉。”

假“靳东”事件背后:中老年群体也需要一套“防沉迷”

无论是伪造的合成明星视频,还是真人秀的“山寨明星“,他们的走红在很多人看来可能是一件非常荒诞的事儿,但真实情况是,他们的确可以在短时间之内积累大量的粉丝,而这些粉丝往往就代表了巨大收益。

此次的江西都市频道报道的“假靳东”事件里,违规账号运营者就曾出售过一款所谓“富婆霜”,观察这款产品出售信息下面的留言可以看出,不少“陷入爱河”的阿姨大婶都购买了相关产品。她们不知道的是,手机里的“靳东”是假的,她们买到的“富婆霜”也是三无产品。

相比较之下,那些真人出镜的山寨明星变现方式似乎更多样和丰富一些。当然,套路也是一样。

宋腾透露:“直播、广告、带货以及线下的活动都是变现手段。山寨明星偶尔会有一些乡镇、县城的走穴和商演,但直播还是最主要的。”他举了一个例子,这些山寨明星接一次线下的走穴能有一两万元的收入,但现在这种机会已经越来越少。“通常一个拥有50万粉丝的山寨明星账号,直播一个月如果好一点儿能有十万左右的打赏收入,这些‘艺人’自己也更愿意做直播。”

至于当下最火爆的直播带货,宋腾并不看好,或者说并不属于这些“艺人”的长项。他强调:“通常这些‘艺人’去做带货的话,即便是在短视频平台有几十万粉丝的账号,直播间里人也不会太多,我记得好几个拥有50万粉丝的账号直播带货,看直播的可能还不到一千人,所以带货这种事没有大几百万粉丝是很难做的。“关键是,目前现在带货的知名网红、艺人越来越多,品牌方的要求也越来越高,山寨明星的挑战越来越大。

“粉丝数量如果太少,说不定一场带货直播下来赚的钱还抵不上自己刷单的钱。所以,直播打赏和接一些小品牌的广告,对他们而言收入更直接些。”宋腾表示。

根据调研机构小葫芦的数据显示,目前马云的模仿者“JV马总”拥有近千万的粉丝,但其近一个月的场均直播带货销售额,只有150万元左右。这样的销售成绩相比他的粉丝数量似乎有些难看,由此也可以想象那些粉丝不足百万的山寨明星做直播带货的成绩会是什么样。

直播是山寨明星最看重的事业,而在直播中他们并不像在短视频作品中那样需要维持特有的人设,而是变得更加放飞自我。

“模仿名人只是积累粉丝的手段,当粉丝到达一定数量之后就需要建立自己的人设,因为在镜头面前不可能还像事先都准备好的短视频剧本那样完善,直播过程中一切都会变得更加真实、凸显个人的魅力。“宋腾指出,实际上这也是MCN机构想要的结果,毕竟山寨明星不可能永远靠模仿生存,建立自己的人设在直播方面也能更加丰富生动,不会有那么多局限。“只不过发布的短视频内容时依然会以模仿名人为主,毕竟吸粉的效果确实好。”

结束语

几条明星视频的粗糙伪造剪辑就让60岁的老人奋不顾身千里求爱,一个模仿明星的山寨艺人就能拥有百万千万的粉丝,这些普通公众眼中看似荒诞的剧情,却每天都在直播间、短视频平台里上演。而且由于短视频平台投用户所好的推荐算法,更让无数中老年用户深陷其中无法自拔。

如果说面对游戏市场未满18周岁的用户,需要推出“防沉迷系统”帮助他们摆脱沉迷状态,那么各大直播及短视频平台在严格规范自身审核制度的同时,或许也应该推出防止中老年群体“内容沉迷”的系统。

这不是一句玩笑话,“人生的两头都是小孩儿”,面对那些心智并不完健,或是教育程度并不高的中老年群体,有心算无心的“做号者”正在利用他们的精神缺失,不需要太高门槛就能获取到非法收益。

这代中老年人有不少在社会和家庭中被忽视,在文化和知识层面有断层,在面对直播、短视频、社交网络等新鲜事物时,他们(她们)缺少关爱却又渴望关爱,但是在网络世界去“关爱”的这一群体的,有不少并非良人。

– THE END –

#诈骗#防沉迷#靳东

原文链接:懂懂笔记
责任主编:随心

版权声明:老蒋 发表于 2020-10-18 17:04:13。
转载请注明:假“靳东”事件背后:中老年群体也需要一套“防沉迷” | 职涯导航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