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丽迪产能扩张或过于激进 采销数据存在明显偏差

红周刊 记者 | 胡振明

宝丽迪虽然创业板注册成功,仅差上市发行一脚,但就公司已披露的资料来看,经营上仍有一定问题,不仅拟募投项目存在规模过大挤占经营资金风险外,其过往年度的财务数据还有诸多不合理之处。

作为江苏省高新技术企业,主要产品是纤维母粒的苏州宝丽迪材料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宝丽迪”)创业板IPO注册申请已获得通过,这为其拟翻倍扩张产能的计划打下了坚实一环,然而若梳理该公司招股书内容可发现,其依然存在一些问题需要解决,例如产能扩张过于激进,报告期(2017年至2019年及2020年1~6月)内营业收入与财务报其他项目数据存在巨大差异等,这些问题的存在或成为其上市后持续发展的障碍。

产能扩张略显激进

宝丽迪招股书披露,本次IPO拟发行新股不超过1800万股,计划将超过4.7亿元的募集资金投入到“新建研发及生产色母项目”和“高品质原液着色研发中心项目”两个项目中,另有5000万元用于补充流动资金。其中,对“新建研发及生产色母项目”的投资总额达到38696.45万元,占募集资金一半以上。

根据项目设计的产能,其将每年生产30000吨通用纤维色母粒、5000吨功能母粒和7500吨液体母料,合计产能达42500吨,相较宝丽迪2019年的37000吨产能(2020年上半年为18500吨)增加了114.86%。虽然宝丽迪当前的产能利用率超过了100%,已经处于饱和状态,但不可忽视的是,脱离现实的过度扩张或会给公司经营带来一定的不利影响。

报告期内,公司各期向前五大客户的销售额占比分别为30.38%、28.76%、30.84%和31.70%,体现出客户集中程度较低,重要的是,近三年半以来,公司对各大客户的销售额也没有明显增长,年增长率仅在18%至24%之间。招股书还披露,公司报告期内来自部分客户的销售收入还出现了大幅下降的情况。比如,有一名客户在2017年向宝丽迪购买了3204.76万元产品,而2018年减少至383.55万元,并且从2018年3月起停止了购买,这一情况同样在其他4名大客户身上有所体现。

除了上述情况,宝丽迪在报告期还遭遇到下游客户向上游拓展的尴尬,部分客户已经开始自行生产纤维母粒,如浙江华欣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江苏华宏实业集团等,这一结果体现为原有客户向公司的采购量减少,原客户开始变成同行业竞争对手,很显然,这不仅会导致公司产品销售渠道受到挤压,且对公司经营业绩也造成了一定的不利影响。

更值得关注的是,一旦公司新增产能计划达不到预期效果,其还将面对很大的业绩风险考验。比如说,“新建研发及生产色母项目”计划工程费用为33097.35万元,占总投资的85.53%,而工程建设其他费用又占5.58%,该项目的投资总额中超过90%都是固定资产等长期资产的投入,金额超过3.5亿元,远远超过2020年6月30日固定资产账面价值10448.77万元(账面原值为15810.03万元),若折旧与摊销政策保持不变,宝丽迪在该项目建成后将增加约两倍的折旧与摊销费用。

未收现的含税收入金额巨大

招股说明书披露,宝丽迪报告期各期“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跟同期营业收入相比,大约只有其一半,而2018年和2019年该现金流量占收入的比例甚至不足50%。此外,净利润与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也有相同情况。通常来说,营业收入的收现比率太低是不利于公司的资金周转,另外,像宝丽迪这种收现占比较低的情况,就很容易让人对其营业收入真实性产生质疑,而事实上,公司的营收也确实存在一定的疑点。

2019年,宝丽迪“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为34196.37万元(如表1所示),而该年度的营业收入有71204.93万元,前者占收入的比例仅为48.03%。鉴于2019年增值税适用税率从16%下调至13%,按月均收入来测算各月份增值税销项税额(来源是海外地区的收入在此不考虑增值税问题),可知其大约有9605.48万元。由此也推算出,公司2019年含税营业收入大约有80810.41万元。

宝丽迪产能扩张或过于激进 采销数据存在明显偏差

将2019年含税营业收入跟“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做勾稽,不难发现,公司有46614.04万元的含税收入没有收到现金,剔除当年预收款项减少额266.96万元的影响,两者之间仍存在46347.08万元差异。理论上,这一差异将会在财务报表的应收项目中得到体现。

可事实上,宝丽迪2019年年末的应收账款4561.05万元、坏账准备240.06万元和应收票据295.31万元以及应收款项融资6798.25万元综合起来为11894.67万元,跟2018年年末相同几个项目的合计金额11526.60万元相比较,仅增加了368.07万元而已,与理论金额相比相差太大。

似的情况同样在2020年上半年数据中有所体现。2020年上半年里,公司“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为16651.37万元,同期营业收入为29315.47万元,在考虑增值税因素的影响之后,这半年含税营业收入为33038.25万元,现金流量与收入之间相差了16386.88万元。在冲抵预收款项减少84.12万元所对应的现金流量之后,可知未收现的含税营业收入有16302.76万元,如此情况意味着公司将有大致相当的债权会体现在资产负债表的应收项目中。

可事实上,公司上半年末应收票据、应收账款及其坏账准备、应收款项融资等项目综合起来有11725.31万元,跟年初相同项目综合金额11894.67万元对比,不但没有增加,相反还减少了169.36万元。很显然,这一结果是让人诧异的。

招股书中还披露了一项信息,“公司商品销售采用较高比例的银行承兑汇票收款的方式”,“报告期内,公司收到银行承兑汇票后,主要是背书转让供应商或者持有至到期收款。”由此可见,票据背书应是一个很重要的影响因素。可既然是如此重要的内容,招股书却没有充分披露相关信息和数据。那么,公司的简单解释又能否站的住脚呢?

不清不楚的非付现交易购买

招股书显示,宝丽迪2019年原材料采购总额为49186.53万元(如表2所示),考虑到这年增值税税率有相应的下调,以月均采购额分别按各月份适用税率来测算增值税,则进项税额有6763.15万元,由此,推算出公司含税采购总额为55949.68万元。

宝丽迪产能扩张或过于激进 采销数据存在明显偏差

将2019年含税采购总额跟同期“购买商品、接受劳务支付的现金”17187.81万元做对比,不难发现,相差金额高达38761.87万元,若考虑预付款项增加额212.48万元对应现金流量的影响,则未付现的含税采购额则达38974.34万元。

与此同时,2019年年末宝丽迪的应付账款4978.91万元(没有应付票据)和上一年年末的应付账款、应付票据合计金额5456.99万元相比较,存在478.08万元的减少。这意味着,没有现金流量对应的含税采购额及相关账款有39452.42万元。

那么,这部分未付现的含税采购额也很可能受票据背书支付的影响。然而,《红周刊》记者将2019年未收现含税营业收入45979.01万元跟同期未付现含税采购额39452.42万元做比较,却发现这两个项目的金额是不相等的,差异金额高达6526.59万元。如此情况,显然是让人很奇怪的。

那么,宝丽迪在2019年购建固定资产等长期资产的过程中,是否也使用了票据背书支付呢?

《红周刊》记者将2019年年末固定资产账面原值、在建工程、无形资产原值、长期待摊费用(装修费)比上一年年末增加的金额综合起来,发现合计增加了3945.17万元,跟购建固定资产、无形资产和其他长期资产支付的现金1607.93万元相比,可知未付现的部分有2541.12万元。即便我们全额考虑这个费用的影响,与上述分析得知的6526.59万元差异金额仍不符。

类似情况在2020年1~6月同样得到体现。今年上半年,公司未收现的含税营业收入16472.12万元和未付现的含税采购额14520.20万元之间出现了1951.92万元的差异。与此同时,固定资产等长期资产增加额合计2342.50万元与同期购建固定资产、无形资产和其他长期资产支付的现金1769.67万元相差仅数百万元。很明显,票据背书支付的影响难以完全解释这些差异金额是如何产生的。

同样的方法分析2018年宝丽迪的未付现含税收入与未付现含税采购额之间的差异,也能发现存在3348.68万元的差异金额。若将这一金额跟2019年、2020年上半年的差异金额累计起来,居然远远超过了1亿元规模,这对于近两年半时间内净利润仅2.1亿元左右的宝丽迪来说,并不是一个小数目。

(文中提及个股仅为举例分析,不做买卖建议。)

版权声明:刘紫薇 发表于 2020-10-18 15:49:41。
转载请注明:宝丽迪产能扩张或过于激进 采销数据存在明显偏差 | 职涯导航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