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比扇贝跑路更离谱,广州浪奇5.72亿元洗衣液“不翼而飞

A股 2年前 (2020) 老蒋
3,523 0 0

资本市场向来不缺奇闻异事。节前的最后一个周末,A股上演了比扇贝跑路更离奇的大戏——没有“长腿”的洗衣液也跑了。

比扇贝跑路更离谱,广州浪奇5.72亿元洗衣液“不翼而飞

9月27日,广州浪奇宣称公司存放在瑞丽仓、辉丰仓的价值5.72亿元的洗衣液等存货没了,但瑞丽仓、辉丰仓所属的公司鸿燊公司、辉丰公司均否认保管有广州浪奇公司存储的货物,双方各执一词,究竟是谁在说谎?

存货罗生门

9月27日傍晚,广州浪奇发布《关于部分库存货物可能涉及风险的提示性公告》,公司存放在江苏鸿燊物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鸿燊公司”)瑞丽仓、江苏辉丰石化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辉丰公司”)辉丰仓合计价值5.72亿元的存货不翼而飞。

根据公告,此前公司与鸿燊公司签订了《物流外包仓储合同》,约定将公司货物储存于鸿燊公司位于江苏省南通市如东县黄海一路2号的库区,即瑞丽仓。同时公司与辉丰公司签订4份仓储合同,将公司货物储存于辉丰公司位于江苏省大丰港二期码头的库区,即辉丰仓。截至上述公告披露日,广州浪奇位于瑞丽仓、辉丰仓的存货价值分别为4.53亿元、1.19亿元。

由于公司相关工作人员多次前往瑞丽仓、辉丰仓均无法正常开展货物盘点及抽样检测工作,广州浪奇于2020年9月7日分别向鸿燊公司、辉丰公司发函,要求其配合公司进行货物盘点及抽样检测工作。

神奇的是,辉丰公司9月16日发给广州浪奇的《回复函》显示,其从未与公司签订过《仓储合同》,公司也没有货物存储在辉丰公司,因此辉丰公司没有配合盘点的义务;同时表示其从未向公司出具过《2020年6月辉丰盘点表》,也未加盖过辉丰公司印章,该盘点表上的印章与辉丰公司印章不一致。

随后为核实清楚瑞丽仓、辉丰仓的有关情况,广州浪奇组建了存货清查小组,并于9月23日、24日前往鸿燊公司、辉丰公司调查,与两家公司相关负责人进行会谈,但鸿燊公司、辉丰公司均否认保管有公司存储的货物。

9月28日,辉丰公司母公司*ST辉丰发公告称,辉丰公司从未与广州浪奇签订过相关仓储合同,广州浪奇也从未有货物储存于辉丰公司,且辉丰公司从未出具盘点表及加盖过印章。辉丰公司正着手向公安机关报案,请求公安机关立案侦查。

双方各执一词背后,究竟孰是孰非?

资深投行人士王骥跃对中国新闻周刊分析,现在没法下结论,只能等调查结果,“怀疑有财务造假,这批存货可能不存在或者早已挪用。”

北京市东元律师事务所孔磊律师表示,广州浪奇本次存货“罗生门”事件,可能存在以下4种可能性:1.广州浪奇确实与仓储方签订过储存合同,并进行过货物储存,但因为仓储方保管不当,现在存货找不到了;2.广州浪奇与仓储方签订过储存合同,但并没有实物,仓储方没有收到货物;3.广州浪奇撒谎,故意虚构仓储事实;4.广州浪奇留存有储存合同,但该合同为虚假合同,并没有真实储存事实发生,至于公司为何存在虚假储存合同,原因就很多了。

“这件事情双方有一方说谎的可能性更大。”北京看懂研究院高级研究员程宇说道。在他看来,有可能是物流公司一方在说谎,如果是浪奇在这笔制成品上作假的话,那么它的作假成本太高。但物流公司要作假,成本要低得多,只需要转移货物就可以了。但如果是浪奇造假,公司及相关人员可能将会受到证监部门的严惩。

孔磊律师指出,一旦造假被查实,相关负责人可能会触犯刑事责任。同时,购买了浪奇股票的投资者,可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证券市场因虚假陈述引发的民事赔偿案件的若干规定》的相关规定,向相关责任人提起民事索赔。

广州浪奇近6亿元存货失踪事件一经曝光就引发了投资者的不满,纷纷表示:“货物带着翅膀飞了?”“浪奇的董事、高管及相关会计师等都得为存货失踪负连带责任。”“典型的财务造假。”受此影响,9月28日-29日,广州浪奇连吃两个跌停。

9月28日,深交所向广州浪奇下发关注函,要求公司说明本次存货异常情况的具体发现过程及最新核查进展;以及截至本关注函发出日,公司所有存货存放地点、金额、库龄、第三方仓储业务合作方、近期盘点情况等相关事项;并全面核查是否存在其他存货异常情形。

截至2020年6月底,广州浪奇的存货账面价值为15.71亿元,本次失踪存货占存货总额的三分之一以上。公司是否存在其他存货异常情形?中国新闻周刊曾就上述问题致函广州浪奇,截至发稿,对方尚未回复。

债台高筑

广州浪奇成立于1978年,是华南地区成立最早的洗涤用品企业之一,主营洗衣液、洗手液、洁厕精等日化用品,1993年在深交所上市,堪称老牌日化企业,实控人为广州市国资委。

然而国资背景加持的浪奇近年来在市场上愈发显得“默默无闻”,不仅品牌影响力一般,业绩也不尽如人意。Wind数据显示,自公司1993年上市到2019年,累计净利润为5.15亿元。今年上半年受疫情及公司业务模式调整等因素影响,广州浪奇销售业绩下降,实现营业收入38.88亿元,同比下降43.36%,净利润则亏损1.15亿元。

如今广州浪奇近6亿元存货不翼而飞,相当于公司过去近27年的净利润都没了,公司处境或将更加艰难。而在本次存货失踪事件发生之前,公司已然“千疮百孔”,深陷债务逾期、诉讼、仲裁等危机。

9月25日,广州浪奇公告显示,由于资金紧张出现部分债务逾期情况,导致公司部分银行账户被冻结。截至9月24日,广州浪奇逾期债务合计3.95亿元,约占其2020年半年报中经审计净资产的22.18%,被冻结的银行账户共计12个。

对此广州浪奇称,因债务逾期,公司可能会面临需支付相关违约金、滞纳金和罚息等情况,进而导致公司财务费用增加。且债务逾期事项会导致公司融资能力下降,加剧公司的资金紧张状况,可能对部分业务造成一定的影响。

中国新闻周刊注意到,公司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已经连续6年为负数,且资产负债率不断攀升。截至今年上半年,广州浪奇总资产86.42亿元,总负债68.74亿元,资产负债率为79.54%;同期其货币资金为6.47亿元,短期借款为26.95亿元。广州浪奇债台高筑,现金流压力较大。

此外,由于债务逾期,公司还面临诉讼、仲裁等风险,可能对日常生产经营造成一定的影响。9月22日-23日,广州浪奇发布涉及诉讼及仲裁的进展公告,宣称上述事项可能会对公司利润产生影响。

值得一提的是,广州浪奇有一笔高达21.56亿元的拆迁款。

2019年12月,广州浪奇同意将公司广州总部天河区车陂地块交由广州市土地开发中心(以下简称“广州土发中心”)收储,交储土地总面积为11.98万平方米,收储金额为21.56亿元。截至2020年9月25日,公司已经收到12.94亿元的土地补偿款,占补偿款总额的60%。

为什么收到近13亿元的拆迁款,公司现金流还是这么紧张?钱都去哪了?对此中国新闻周刊曾致函广州浪奇核实,截至发稿未收到回复。

内容来源:中国新闻周刊

作者:杜一兰

版权声明:老蒋 发表于 2020年9月30日 下午4:16。
转载请注明:比扇贝跑路更离谱,广州浪奇5.72亿元洗衣液“不翼而飞 | 职涯宝

相关文章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本站主题由 OneNav 一为主题强力驱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