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权结构“动荡”,厦门农商行IPO行路难

A股 2年前 (2020) 拉希尔
3,723 0 0

正处于IPO排队阶段的厦门农商行因再现大额股权转让闯入公众视野。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最近两日,因股东债务问题,厦门农商行4400万股股权被“打散”成88笔进行司法拍卖,但投资者竞拍热情不足,88笔股权中仅1笔股权在9月29日拍卖结束最后关头以起拍价成交,其余股权均告流拍。近年来厦门农商行股权转让频繁,并且存在部分主要股东高比例质押银行股权且相关股权被冻结情况。业内人士指出,上述情况反映出厦门农商行内部股权结构正处于一个较为动荡的阶段,这也可能成为该行未来发展以及冲关上市的显著障碍。

股权结构“动荡”,厦门农商行IPO行路难

01

股权竞拍遇冷

9月28日10时-9月29日10时,厦门农商行4400万股股权在阿里司法拍卖平台上被福建省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拍卖。本次拍卖通过议价方式确定以每股5.5元拆分为88笔,每笔50万股进行拍卖,每笔股权评估价及起拍价均为275万元。

公告中未介绍相关股权被拍卖的原因,对此,一位法院知情人士向北京商报记者介绍,是因为厦门农商行一位股东的债务问题。“股东欠钱,无法偿还,所持的银行相关股权被法院进行拍卖。”

该人士未能透露具体是哪位股东,不过北京商报记者查询厦门农商行年报发现,截至2019年末,厦门农商行股东中融新大集团有限公司及厦门闽泰实业有限公司均有质押该行股权涉及全部被冻结的情况,其中厦门闽泰实业有限公司持有厦门农商行4555.6万股权,持股比例为1.22%,截至2019年末,该股东质押了该行4400万股股权,这一数字与本次拍卖的4400万股权质押物正好吻合。为此,北京商报记者尝试采访厦门闽泰实业有限公司求证,但该公司电话未能接通。

北京商报记者根据天眼查数据发现,厦门闽泰实业有限公司在今年多次被法院列为被执行人,最新消息显示,该公司在9月10日,被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列为被执行人,此外该公司还被法院列为限制高消费企业。

另据天眼查显示,中融新大集团有限公司是最高人民法院所公示的失信公司,今年以来被法院19次列为被执行人。

券商业资深人士王剑辉向北京商报记者介绍,股东出现纠纷或其他经济问题,其所持有的银行股权,就会被司法部门抵押拍卖进行清偿债务。而对应股权为质押物的情况时,一般是股东质押了所持银行股权进行融资,但是到期未能偿还债务,股权即归为债权人所有,在债权处置阶段出现纠纷后,进入了法院强制拍卖执行阶段,这一阶段里,一般是财产先被法院冻结、查封,然后再进行估值、执行,执行获得款项用来偿还债务或者赔偿。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上述厦门农商行每笔股权均吸引了6000-8000人次围观,但投资者竞拍热情不足,在一天的拍卖周期内,88笔股权仅有几人报名,仅有1笔50万股股权以275万元的起拍价在拍卖结束最后关头成交,其余股权均以流拍告终。

对此,王剑辉指出,目前银行股的估值比较低迷,并且这些股权因为是质押物股权,基于需要偿还债务的考虑价格轻易不会打折,估值缺乏吸引力,市场更多是在观望。

02

股权结构“动荡”

和众多农商行一样,由于经历了特殊的历史背景,厦门农商行股权一直较为分散。年报显示,截至2019年末,厦门农商行股东总数3947户,其中法人股102户,自然人股3845户。年报披露的该行第一大股东为厦门象屿资产管理运营有限公司,持股比例仅为8.01%。

值得注意的是,厦门农商行近年间股权变动颇为频繁,该行在2018年6月报送的IPO招股书申报稿中提到,2015年初至2017年末,该行共发生1621笔股份变动,涉及股份数9.64亿股,占该行彼时总股本比例为25.82%。另外,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截至9月29日,阿里拍卖平台上关于厦门农商行股权拍卖/变卖的项目共有194条。

除了股权转让频繁,厦门农商行股东高比例质押股权情况也比较严重。2019年年报显示,厦门农商行第五、六、七、八大股东质押该行股权比例介于68.52%-94.79%区间,股份质押数合计近5亿股,占比该行股份总额约37.34亿股的13.38%,上述4位股东已被限制董事会、股东大会表决权。另外,该行两位股东中融新大集团有限公司、厦门闽泰实业有限公司共质押了该行2.1亿股股权,截至报告期末,两者合计持有的该行2.22亿股股份已被全部冻结,合计占总股本的比例为5.94%,两位股东已被限制相关表决权。

由于股东频繁质押或拍卖股权,中小银行经营不稳定性的隐患也随之而来。王剑辉指出,频繁的股权转让加上股东大比例质押股权的情况显示出厦门农商行在内部股权结构方面正处于一个较为动荡的阶段,这个动荡从其提交IPO招股书以来,似乎也没有明显的改观,这也成为公司上市和未来发展显著的障碍。“从高比例质押银行股权以及相关股权被冻结的情况也可以看出,部分股东在所处行业发展中遇到了各种各样的问题,这种风险也可能会传导到银行,动摇银行股权结构,进而对银行中长期发展产生不利影响。”王剑辉如是说。

麻袋研究院高级研究员苏筱芮进一步表示,被股东高比例质押,说明银行存在沦为部分股东“提款机”的风险,银行应增强自身的独立性,在股权方面认真遵守监管规定。

03

冲刺上市直面经营考验

股权结构“动荡”,厦门农商行IPO行路难

需要指出的是,对于投资者而言,要看一家公司是否有投资价值,主要还是看公司的盈利能力和业绩预期。

在公司业绩方面,Wind数据显示,2017年-2019年,厦门农商行业绩稳步增长,营业收入分别为29.82亿元、34.94亿元、36.66亿元;归母净利润分别为10.06亿元、11.15亿元、11.79亿元。不过从盈利增速来看,2019年该行营收净利润同比增长率均较上一年度有所放缓,2019年营收同比增长率为4.92%,2018年这一指标为17.15%;2019年归母净利润同比增长率为5.67%,上一年度这一指标为10.88%。

资产质量方面,厦门农商行不良贷款比率呈现逐年下降趋势,2017年-2019年分别为1.35%、1.17%、1.01%。同时该行拨备覆盖率保持较高水平,2017年-2019年分别为273.74%、265.83%、301.74%。

此外,2019年厦门农商行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基本每股收益为0.32元,按照上述拍卖每股5.5元的估价计算,市盈率为17.19倍。“这一市盈率在目前的银行股中并不是很便宜,从投资价值的角度看缺乏吸引力。”王剑辉如是说。对比来看,Wind数据显示,在当前36家A股上市银行中,静态市盈率最低者为4.3倍,最高者为14.5倍。

当前,厦门农商行正处于IPO排队阶段,2017年12月,厦门农商行首次报送了IPO招股书申报稿,2018年6月第二次报送申报稿,至今IPO审核状态仍为预先披露更新。等候多年无果要想上市通关,该行还需要直面更多考验。

此前,2018年6月,证监会在对厦门农商行IPO申请文件反馈意见时,重点关注该行股东和股权转让、股权质押等情况,要求补充披露报告期外的股权转让,按类别披露转让的次数、股数及占比,对于报告期内的股权转让,列表逐笔披露股权转让的原因、价格等,并指出,该行股东所持本行股份存在质押和冻结,请保荐机构和发行人律师对股份质押和冻结情况是否符合关于股权清晰的相关规定、对相关股权质押和冻结是否存在导致发行人股权发生重大变化的风险发表意见。

近日,厦门农商行还出现了重大人事变动。8月11日,厦门农商行公告称,该行董事长王晓健因工作变动原因辞去董事长及相关委员会职务。王晓健曾掌舵厦门农商行八年,也是该行2012年开业后的首任董事长。此次变动之后,该行董事、行长谢滨侨被推选为董事会临时负责人并代为履行董事长职责,负责该行全面工作。IPO申报报告期内,董事、高级管理人员变动是否构成重大变化一直备受监管关注,IPO临阵董事长换人,也引发市场对于是否会影响其上市进程的讨论。苏筱芮表示,基于目前中小银行在A股IPO中的进程整体遇冷,停摆已成常态,推测该行换帅时已经剔除了这方面的考虑。

对于日后该行的发展,王剑辉指出,当前银行的首要任务还是要在自己的经营方面下更多的细功夫,争取在运营层面最大限度内把业绩尽量的做得更好,来维持多数股东对银行的支持,同时还是要不断努力引入更有实力的战略投资者,最好能够引入中大规模的商业银行或能从根本上能够解决股权分散的局面,使得银行能够全身心的投入到运营中去。当然,如果厦门市政府能愿意通过某些方式强化自己在银行中的影响,收购其他股东手中的股份也是很好的结果。

针对股权频繁转让是否会影响公司发展、在股权管理方面公司会采取哪些举措、如何保障盈利能力、上市事项推进进展等问题,北京商报记者尝试采访厦门农商行,但截至发稿尚未收到回复。

内容来源:北京商报

版权声明:拉希尔 发表于 2020年9月30日 下午4:16。
转载请注明:股权结构“动荡”,厦门农商行IPO行路难 | 职涯宝

相关文章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本站主题由 OneNav 一为主题强力驱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