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泓新材:隐瞒与两大供应商的关联关系,募投项目产能是否真实?

联泓新材料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联泓新材)是以先进高分子材料及特种化学品的研发、生产与销售为主营业务的深交所中小板拟上市公司。目前,公司形成了以甲醇为主要原料,以聚丙烯专用料、乙烯-醋酸乙烯共聚物、环氧乙烷和环氧乙烷衍生物为主要产品的产销格局。

从经营业绩来看,从2016年到2018年,即报告期可比前三年,联泓新材的营业收入分别为40.17亿元、46.59亿元和57.95亿元,2017年和2018年分别同比上涨15.98%和24.38%。净利润分别为1.88亿元、5519.72万元和2.29亿元,2017年同比大跌70.58%,2018年又大涨315.76%,经营业绩大起大落。

除了上述经营业绩波动剧烈之外,我们还发现,联泓新材向新能凤凰(滕州)能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能凤凰)、兖矿煤化供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兖矿煤化)和盛隆化工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盛隆化工)采购甲醇原材料,除了新能凤凰是招股书披露的公司关联方之外,兖矿煤化和盛隆化工与公司也有关联关系,但是招股书对此却只字未提。此外,募投项目“10万吨/年副产碳四碳五综合利用及烯烃分立系统配套技术改造项目”(以下简称:技改项目),在政府官网上公示的产能信息与招股书披露的相关内容明显不相符。

未披露与两大供应商的关联关系

报告期内,兖矿煤化和盛隆化工都是联泓新材采购甲醇的主要供应商,采购金额仅次于关联方新能凤凰。可是根据工商信息,这两家供应商也与公司存在关联关系,但是招股书却没有任何披露。

先看兖矿煤化和盛隆化工的供应商地位。招股书显示,2016年到2019年上半年,联泓新材向兖矿煤化的采购额分别为6.36亿元、5.73亿元、6.33亿元和2.46亿元,占当期营业成本之比分别为19.75%、13.96%、12.69%和12.06%,始终是公司的第二大供应商。与之相似,2017年到2019年上半年,联泓新材向盛隆化工的采购额分别为2.14亿元、3.34亿元和1.33亿元,占当期营业成本之比分别为5.23%、6.70%和6.53%,分别是当期公司第4大、第3大和第4大供应商。报告期内,联泓新材向这两家供应商合计采购金额占比分别为19.75%、19.19%、19.39%和18.59%,始终接近20%,采购占比较高。

再看兖矿煤化与联泓新材的关联关系。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兖矿煤化是兖矿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兖矿集团)全资控股的下属子公司。而兖矿鲁南化肥厂是兖矿煤化同一实控下关联方,兖矿集团持有兖矿鲁南化肥厂100%股权。

联泓新材:隐瞒与两大供应商的关联关系,募投项目产能是否真实?

信息来源: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

另据招股书披露,滕州郭庄矿业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郭庄矿业)是联泓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联泓集团)持股52.20%的控股子公司。联泓集团是联泓新材的控股股东,因此郭庄矿业是公司同一实控下的关联方。

联泓新材:隐瞒与两大供应商的关联关系,募投项目产能是否真实?

信息来源:联泓新材招股书

此外,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郭庄矿业和兖矿鲁南化肥厂都参股枣庄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枣庄银行),分别认缴1617.28万元和161.73万元出资额,这两家企业彼此之间是参股公司少数股东的关系。换句话说,联泓新材和兖矿煤化各自的同一实控下关联方,郭庄矿业和兖矿鲁南化肥厂,共同参股了同一家公司枣庄银行,因此存在关联关系。

联泓新材:隐瞒与两大供应商的关联关系,募投项目产能是否真实?

信息来源: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

接下来看盛隆化工与联泓新材的关联关系。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盛隆化工的第一大股东是枣庄矿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枣庄矿业),该公司持有盛隆化工36.01%的股权,是盛隆化工的关联方。

联泓新材:隐瞒与两大供应商的关联关系,募投项目产能是否真实?

信息来源: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

另据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和联泓新材的关联方郭庄矿业一样,盛隆化工的关联方枣庄矿业也是枣庄银行的股东,认缴出资额为1374.69万元。

联泓新材:隐瞒与两大供应商的关联关系,募投项目产能是否真实?

信息来源: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

那么联泓新材的关联方郭庄矿业和盛隆化工的关联方枣庄矿业,也共同参股了同一家公司枣庄银行,彼此都是参股公司枣庄银行的少数股东,因此存在关联关系。

为什么招股书不披露兖矿煤化、盛隆化工与联泓新材之间的关联关系呢?

值得关注的是,除了兖矿煤化和盛隆化工之外,报告期内,新能凤凰始终是联泓新材的第一大供应商,公司向新能凤凰采购甲醇的金额分别为11.07亿元、10.53亿元、15.48亿元和5.64亿元,占当期营业成本之比分别为34.37%、25.67%、31.01%和27.64%。再加上2016年,联泓新材向当期第五大供应商郭庄矿业采购煤炭的金额9213.58万元,占当期营业成本之比为2.86%。那么公司向招股书中公开的两家关联方合计采购金额占比分别为37.23%、25.67%、31.01%和27.64%。

如果将与公司有关联关系的兖矿煤化和盛隆化工计算在内,联泓新材向四家企业采购原材料的合计金额占比分别为56.98%、44.86%、50.40%和46.23%,占比持续保持在50%左右,其中2016年和2018年都高于50%。

联泓新材招股书不披露与兖矿煤化和盛隆化工的关联关系,是否为了隐瞒公司业务严重依赖有关联关系的供应商?有待公司作出合理的解释。

募投项目的产能数据是否真实?

技改项目是联泓新材本次申请IPO的募投项目,该项目建成后,可将公司DMTO(即:中科院大连化物所的甲醇制烯烃专有专利技术)装置产生的碳四、碳五(即:含有四个碳原子、五个碳原子的烃混合物)副产品,进一步转化为乙烯和丙烯原材料。可是,招股书提供信息,与公司向政府申报的产能数据,明显不同。

招股书显示,技改项目建成后,将增加乙烯、丙烯产量5万吨/年,碳四、碳五产量减少5万吨/年。从而降低公司目前丙烯生产能力不足需要外购,而副产品碳四、碳五全部外售带来的危险化学品外购、外销的运输风险。

联泓新材:隐瞒与两大供应商的关联关系,募投项目产能是否真实?

信息来源:联泓新材招股书

但据技改项目环境影响报告书(以下简称:环评报告)显示,技改完成后,联泓新材的丙烯和乙烯中间体产能分别为19.18万吨/年和21.82万吨/年。相比技改完成之前,丙烯和乙烯的产能分别为17.78万吨/年和17.82万吨/年,分别上涨了1.4万吨/年和4.0万吨/年,通过本次技改丙烯和乙烯合计新增产能5.4万吨/年。

此外,技改完成后,联泓新材的碳四和碳五副产品合计产能为3.0万吨/年。而技改完成前,碳四和碳五产能分别为4.39万吨/年和1.55万吨/年,两者合计产能为5.94万吨/年。技改前后比较,公司减少了碳四、碳五合计产能为2.94万吨/年。

联泓新材:隐瞒与两大供应商的关联关系,募投项目产能是否真实?

数据来源:技改项目环评报告

将招股书与环评报告的数据比较后发现,招股书披露的碳四、碳五产能减少5万吨/年,比环评报告显示的碳四、碳五产能减少量2.94万吨/年,高2.06万吨/年。而招股书披露新增丙烯、乙烯产能5万吨/年,又比环评报告显示新增丙烯、乙烯合计产能5.4万吨/年,低4000吨/年。无论是丙烯、乙烯产能增加,还是碳四、碳五产能减少,都存在明显差异,到底哪个数据正确?

内容来源:金色光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