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控新规靴子落地,划定边界的盛宴开启

文 | 周天财经

周天财经 原创出品

靴子终于落地。

9 月 13 日下午,国务院发布了《关于实施金融控股公司准入管理的决定》(以下简称《准入决定》),人民银行同步发布了《金融控股公司监督管理试行办法》(以下简称《金控办法》)。

两纸文件的出台,意味着国家对于金控公司的监管工作正式起步。

9 月 14 日,国新办举行国务院政策例行吹风会,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国家外汇管理局局长潘功胜在会上「划了重点」,金控办法的事实,是对当前我国金融业以分业经营、分业监管为主的格局的完善和补充,是为了推动合规金控公司开展有益创新,提升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质效。

意思再明确不过,在边缘疯狂试探的野路子不允许再出现,而合规合法的正规军,也可以在清晰的边界内,放开手脚了。

01 是时候规范金控秩序

在《准入决定》和《金控办法》出台之前,中国对金融控股公司的监管方面一直存在着空白,但金融控股公司形态在中国已经客观存在。

正如潘功胜所提到的,一方面,一些大型的金融机构开展跨业投资,形成了事实层面的跨业经营,另一方面,也有部分非金融企业通过投资控股了多家多金融机构,成为了具有金融控股公司特征的企业。

「比如说历史比较久远的像中信、光大、招商局集团,地方背景的像上海国际集团、北京金控,还有像民营企业和互联网企业,如蚂蚁集团等等」。

《准入决定》明确非金融企业、自然人以及经认可的法人控股或者实际控制两个或者两个以上不同类型的金融机构,具有本决定规定情形的,应当向中国人民银行提出申请,经批准设立金融控股公司。

同时明确了对于已具备设立情形且拟申请设立金融控股公司的,应当在《金控办法》实施之日起 12 个月内,向人民银行提出申请。

可以预见的是,这些事实意义上的金控公司,未来都将通过申领准入许可,进入到「持牌经营」时代。

金控新规靴子落地,划定边界的盛宴开启

所谓「听话听音」,国务院和央行出台两份文件出台的背景,一方面在于对已经存在的金控公司进行一个制度性的规范,另一方面,在过去这些年,以明天系、安邦系为代的金控公司,通过盲目扩张、高杠杆、交叉持股等违规操作,积聚了系统性风险,并且也造成了恶劣的社会影响。

比如说,2018 年安邦保险因为积累了大量坏账,杠杆性融资无以为继,由原中国保监会(现银保监会)接管「拆弹」,为了堵上安邦「捅出的篓子」,仅在 2018 年保险保障基金就向安邦保险集团注资 608.04 亿元。

颇具意味的是,9 月 14 日,即金控监管出台的第二天,安邦保险集团公告将申请解散公司,并在获得相关行政许可后组织清算。

一页揭过,乱象和空白,开始被秩序填补。

02 对互联网金控有影响吗

监管落地,会对以蚂蚁为代表的互联网金控平台带来什么影响?

根据蚂蚁在招股书中披露的信息,蚂蚁将以全资子公司浙江融信为主体申请设立金融控股公司并接受监管,并由浙江融信持有相关从事金融活动的牌照子公司的股权。

也就是说,蚂蚁会通过浙江融信来接受监管,采用的是业内所称的「小金控」模式。

根据《金控办法》第六条规定,企业集团整体被认定为金融控股集团,金融资产占集团并表总资产的比重应当持续达到或超过 85%。

尽管蚂蚁集团并未披露其金融资产占比,但是根据其在招股书中公布的持牌金融业务收入推测,其金融资产占比并未触及 85% 这一分水岭。

考虑到蚂蚁作为一家科技公司,其技术服务费收入占总收入比例已经在 2019 年达到 50%,而在今年 1~6 月,蚂蚁集团金融科技收入已占据 60% 以上。

金控新规靴子落地,划定边界的盛宴开启

另一方面,从《准入决定》和《金控办法》的具体条款上看,并没有新增太多业务层面的条款规定,对资本金、杠杆率并没有额外要求,对联营模式也没有新的监管要求,蚂蚁所采取的「小金控」模式应该已经是与监管部门充分沟通后所采用的方案,新规出台对其上市进程并无影响。

事实上,我们以上的讨论仍然主要集中在操作层面,从根本意义上来说,金控新规的出台为合规企业的发展消除了不确定性,这才是最关键的。

道理很简单,行业最担心的从来都不是监管措施,而是「悬而未决」的监管措施。因为恰恰是不确定性,才会给企业经营带来很大的隐性成本,某项业务能不能做,被允许做到多大,哪些地方应当注意,都是模糊的。

从过往许多其他行业的发展经验来看,对于关系到国计民生,需要特许经营的行业来说,牌照和监管的出台从来都不是为了阻滞创新,而是成为行业长期繁荣的重要节点。比较典型地,如新闻牌照、直播牌照之于内容行业,网约车牌照之于出行行业等等。

从这个角度来说,监管措施出台,并明确提及蚂蚁等互联网金控平台,正是一种监管者与创新者形成共识,相互促进的体现。长期来看,无疑也将有利于打造出一个监管与创新的双赢局面。

03 金融回归本质

原重庆市市长黄奇帆曾概括到,金融的本质就是三句话,「为有钱人理财,为缺钱人融资」、「信用、杠杆和风险」以及「为实体经济服务」。

抓住这三句话,就抓住了金融的本质,也让我们理解国家出台各类金融业监管规定有了一条清晰的主线。

以此为出发点,不难发现,国家大力推动股权市场发展,是为了降低杠杆率,让实体经济有高效的融资渠道,也让经济增长的成果能够被更多国民分享。

国家鼓励像蚂蚁、平安等企业的金融科技创新,是因为通过技术与数据相结合,原本难以享受到金融服务的小微企业和工商个体,现在能够借到「便宜的钱」,加速经济周转。

包括像目前蚂蚁所采取的科技赋能、平台开放的业务模式,也是在推动整个金融行业进行数字化升级,提升整体的服务能力。

而对金控公司的管理,则为的是要控制金融空转,推高实体经济的融资成本,同时规避掉可能累及经济体的系统性风险。

正如邓公曾强调的,「金融很重要,是现代经济的核心。金融搞好了,一着棋活,全盘皆活。」高质量的经济发展,离不开健康、高效的金融系统。同时作为后进者,我们已经有足够多的国外经验教训可以吸取。

值得高兴的是,这两纸文件也充分体现出了监管方具有前瞻性的监管思路——设定大方向,抓住主要矛盾,而非微观层面的条框干预,保护良性的市场创新。

版权声明:小猴紫 发表于 2020-09-17 14:55:50。
转载请注明:金控新规靴子落地,划定边界的盛宴开启 | 职涯导航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