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维800亿的痛

程维800亿的痛

编者按:本文为专栏作者财经新知授权创业邦发,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程维曾说过,“每三个月,滴滴就是一家全新的公司。”用这句话来形容现在的滴滴,真是再合适不过。

拆分车服平台,成立“小桔车服”,在下沉市场推出“花小猪”,针对拼车市场,推出“青菜拼车”,代驾业务变身“新桔代驾”,出租车业务升级为“快的新出租”。这些“新物种”,组成了程维的出行矩阵。

在历经了长达一年多的蛰伏期之后,滴滴为何眼花缭乱地逆势推出这么多出行品牌与业务?

800亿如鲠在喉

今年7月,有媒体称滴滴将于今年启动港股IPO,估值达到800亿美元。但是滴滴的800亿,对于程维来说 ,却是如鲠在喉。

在2018年,滴滴的二级市场估值已经达到700-800亿美元,但是顺风车出事被叫停之后,上市这件事情就无人再提,程维2018年的“800亿”就此梦碎。

2019年滴滴都在忙着内部整改,几乎没有新的扩张。滴滴最后一轮公开的融资正是在2019年,彼时丰田向滴滴注资了6亿美元,估值则是600亿美元。

与曾经一年内好几次融资相比,顺风车事件后的滴滴,在融资上的步伐放慢了很多。今年以来,跟滴滴相关的融资有两笔,一是青桔单车融资10亿美元,二是滴滴旗下自动驾驶公司融资超过5亿美元。

2019年7月和10月,滴滴原始股东挂牌转让滴滴股权的事情出现了3次。值得注意的是,这三次股权转让出售价采用的整体估值分别为475.44亿、400亿和430亿美元。当时市场对滴滴的整体估值是550亿-570亿美元,股权转让折价率超过14%,或许原始股东已经对滴滴失去信心。

程维800亿的痛

等到了2020年,IPO消息再起,滴滴的估值虽然有所上升,达到800亿,但这也意味着,滴滴在2018年之后的两年中估值没有增长,“仿佛”砸手里了。

与曾经的新生互联网三巨头“TMD”相比,滴滴落下一段很长的路,美团点评已经上市,并且股价连创新高,市值高达1.16万亿港元(约1496亿美元);字节跳动的估值也飞速提升,坊间传闻称如果上市,其市值将突破1000亿美元。

在这样的背景下,美团要收购滴滴的传闻不胫而走。虽然经滴滴多次否认,但是却止不住这样的传言。

有意思的是程维不止一次公开表达过对美团CEO王兴的赞赏。他评价王兴“绝顶聪明却不善言辞”,说王兴创业早期“团队创业氛围很棒,依稀有阿里味道”。滴滴打车App刚做出来时,他还跑去请教王兴,得到“很垃圾”的反馈后改善了产品体验。

程维800亿的痛

即使是曾共度2017年情人节的“好基友”,程维也排斥滴滴冠以“王”姓。

在程维的出行梦想里,从未有过“被收购”的字眼。

他给出的理由有些高大上,“我仿佛看到了1840年,船坚炮利来到中国看到了一个巨大的市场,要么就割地40%,要么就打到紫禁城kill you,这种扫荡全球的感觉很不好。硅谷的企业总是眼光看向世界,我们只是他的局部而已。中国和中国互联网已经不是1840年,我们在战略上藐视,战术上重视。”

作为国内最年轻的独角兽企业CEO,2020年的800亿市值,对程维来说有些低了,早在2016年的时候,程维对滴滴IPO的设想是“很有可能超纪录”。

滴滴副总裁李敏虽然表示滴滴目前的重点不是IPO,但是800亿的这个槛,是程维必须要迈过去的,并不是所有基金都能一直等待滴滴的新故事而不退出

滴滴没有安全感

程维说过,滴滴是一家没有安全感的公司,盈利模式、市场竞争、新规政策等不确定性覆盖了整个公司。比如在政策端,交通部、交通委时不时的约谈,执法大队、派出所则直接“现场办公”。

滴滴的主要业务网约车,包含出租车、快车、专车、顺风车等多种模式,顺风车出事被叫停之后,人们慢慢发现,即使没有了滴滴顺风车,对出行也没有太大影响。

因为就在滴滴顺风车被叫停的同时,首汽约车、嘀嗒出行、曹操出行、国家队背景的T3(东风、一汽、长安联合腾讯、阿里、苏宁等成立),开始加速跑马圈地,纷纷盯上了滴滴的顺风车蛋糕,消费者又多了许多新选择。

程维800亿的痛

几乎每一次融资结束,柳青都会说,“半年之内死不了。”

程维也表示“我们生在血海狼窝里面,时间和地点都不对,出生在战争年代,就注定要面对残酷的竞争。一刻不得停。”

朱景士在高盛见到了太多创业公司的生生死死,“在这个行业如果没有危机感,就离死不远了。”

安全感和危机感,并不矛盾。

无论是对于个人还企业,最能带来安全感的是现金流。

作为目前滴滴盈利的核心业务网约车,收入来自于司机端的抽成。

但是司机是一个永远不可控的因素,随着经济的发展,司机的收入必须要涨,CPI涨得越快,司机成本涨得越快,所以出行成本很难降下去。所以一旦滴滴提高抽成,就会遇到司机的激烈反弹,一旦降低补贴,司机就会流失。

“赚外快和谋生,这是两种截然不同的心态。”

作为靠烧钱补贴做大的网约车市场,让用户端提高出行预算,更是天方夜谭,所以蓄住司机流量池的手段,就需要尤为慎重。无论是“橙果计划”提升司机与平台的黏性,还是优化接单模式,这些对于滴滴来说,都不太够。

于是门槛更低,可以接受更多司机的花小猪诞生了,但是这个行业没有大而不倒,监管已成必然,花小猪也可能只是饮鸩止渴。

滴滴目前靠自己获得现金流,显得有一些吃力,但是它可以给资本讲更多的故事,挽回失去的那两年。

相对于打通货运、下沉破圈这两个在存量市场里寻找增量的业务来说,原本最能撑起滴滴“第二个故事”的本应该是车后服务市场,也就是大家说的小桔车服。

程维800亿的痛

据相关数据显示,在车主的五年汽车消费周期(选择、购买、保养、保险等)中,后服务占比20%。也就是说,如果你买一辆20~30万车的车,买车之后五年内的周边消费可以达到接近10万元。考虑到中国汽车保有量之大,这是一个万亿级市场。

目前小桔的主要方向是要做租车,同时重点做后服务的几个环节,如加油、充电等,同时考虑二手车。

小桔的主要方向中,有一个稳赚不赔的领域就是能源零售,包括加油和充电。

中国目前在能源零售能放开的政策已经基本都放开了,这是一个开放、自由、营销空间极大的领域。仅仅加油一项,市场规模和前景就足够让滴滴逃离800亿。

前景很美好,现实也很残酷。滴滴现在面临的问题是,产业链被切的比较碎,每个路口都有几个强人把持,滴滴或许可以做到分段盈利,但一气打通有难度。

说到底,滴滴更擅长的是做好平台,基于智能技术对交通相关的需求和资源进行匹配,什么都亲自上场是不现实的,这意味着它必须开放,同时也必须要寻求战略合作伙伴。比如金融、维保、能源等领域,都有不少可选的重量级伙伴。

之前对于如何改变ofo之困时,就有人表示需要程维和戴维有一方做出更大的让步。可惜戴威不是赶集网的杨浩涌,能用更多的钱摆平,程维也不是58同城的姚劲波,有更大的魄力包容对方。

滴滴是程维的第一次创业。滴滴算的上是中国商业历史上,得到最多巨头支持的一次商业之旅。2016年合并Uber中国后,滴滴在中国网约车市场的份额超过90%,在TMD中估值最高。那个时候,滴滴是TMD中最风光、最有钱、最傲娇的。

程维很少谈论产品,也不谈技术,在仅有的几次公开采访里,他谈论最多的词汇,是战争。他看了很多战争的书,研究战争的方法论,一切都是为了赢,为了生存,为了消灭对手。比如在谈到美团打车的威胁时,他像成吉思汗一样发出战书:“尔要战,便战”。现在看来,危机也是在那个时候埋下。

版权声明:拉希尔 发表于 2020-09-16 16:52:50。
转载请注明:程维800亿的痛 | 职涯导航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